前缘

我叫叶笑,新晋的修仙者。

这是我的气运

气运)

少时,我便不曾见过我的父母,只听过族里的人说过我是武道世家的后人,出生时天降祥瑞,金光缠身,颇为霸气。什么天命之子阿,一个孤儿罢了,只有一个姐姐陪我,她大我一岁。

族中的长辈每隔一个月,就会给我送来许多食品和用品,有时碰见富裕的,也给我塞了不少天灵地宝,我甚是不解。

一次阿嬷给我送了一斤牛肉来的时候,刚要走,我抓住她的手,问:”嬷嬷,你们怎么对我这么好?“

她脸上堆着笑容回我:“孩子啊,你是武道世家的后人,是天命之子,我们对你好呀,是应该的,你以后啊,会成为大英雄的,到时候,可不要忘记我们这些长辈啊!”

我依旧不解,“天命之子,武道后人,以后就一定是英雄么?”但是我很开心,转过头,便对那姐姐说,“等我成了英雄,就让我来保护你吧!”她听完便笑,右手轻轻地抚着我的脑袋瓜,应了我一句,”好。“

终于到了九岁,按照族中的说法,我的气脉此时已悉数开通,天赋逐渐开始展露。很快就有一名长老来领我,带我去了启明祠(鉴定后辈资质的地方)。

“不对。“

“还是不对。”

“孩啊,你对着这个九方仪再试一次,手这样放上去。”

“不对!”

我看到长老和周围的人脸色开始发生了变化。

有些嘴管不住的,便开始小声议论了,“这怎么是个废柴啊,不是天命之子来的吗?”

长老握住了我的手,他只是轻轻告诉我,“娃啊,可惜啊,可惜啊!”

九方仪的光亮只有风灵根稍微亮了一点点,其他黯淡无光,父辈们最自豪的刀法枪法,在我这的数值,也不过区区10点。

功法资质

资质

我当时没有哭,我嫌丢人,已经够丢人了。

长老送我到家的时候,我才哭的。

我当不了英雄了!

姐姐很快就发现了,跑过来问我,我一一告诉她,她抱着我,轻轻跟我讲,“你会成为英雄的,不然以后怎么保护姐姐呢?”

我暗暗心想,“对,我要成为英雄!”

再后来,族中给我送东西的长辈就少了,有时候一个月也不见人来,只有姐姐常在。

“姐姐,我饿”。我又同她讲,她面露难色,出去一趟,又给我带来两个包子。

我问她,“为什么他们不给我送东西吃了啊?他们真坏!”

姐姐说,“可不许这样讲,人家又没有义务,我们要吃,便自己挣。”

在十岁到十一岁那两年,我都同姐姐在一位好心的嬷嬷那做工,勉强换了口粮。

十五岁的一天,我缺再没见过姐姐了。我匆匆跑去启明祠,问长老,长老说,她十六岁了,我们族中资历稍微好点的,都会被一老仙引领,踏入修仙界中,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历来如此。

我愣在原地,泪水止不住地淌。

十六岁吗?我会有机会吗?

红尘

除了十三岁那年有个算命的跟我说过,“你悟性极高,但是活不过30岁。”

此外,我也没遇到什么其他事了,有的还是无尽的思念与回忆。

直到十六岁,十六岁的每一天都是煎熬,我生怕我不够格前往所谓的修仙界。

第一天。

第二天。

第三天。

第三百六十四天,我穿过竹林前往悬崖边寻死。遇一位老者在其中布了个棋盘。

老者

下棋

“这是八荒,你也要落一子么?”

莫非?

“要!要!”

转眼一阵烟云去,我便到了悬崖的一个阵法前,有两位修仙者轮着什么魔道什么正道,正愈开战。

正魔论道

正魔论道

天上忽降一条巨龙,雷光硕硕,将二人击致重伤,唯独没伤我。

我赶忙上前,查看他们二人伤势,索性曾学过一点疗伤的手法,便将二人都救活了。

“论什么正魔,便要开杀戒么?生命如此凉薄么?”我心想。

他们二人依次道谢,便都走了,只留下加入宗门的一封推荐信。

随着老者的暗中指引,我很快也来到了所谓的修仙界。

赶了好几天路,终于到了修仙界中第一个落脚的去除——新达镇。

这个不起眼的小镇里面,我缺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是她,不会错了。

她更加的美艳,可谓“仙姿”,没有人能不注意到她的存在。

她叫李婉淑,我的青梅竹马,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!

姐姐

姐姐

她很快也发现了我,嘴角轻轻上扬。我急急上前细细同她讲,“好久不见。”

她慢慢凑到我跟前,小声回我,“好久不见。”

客栈的人烟人语似乎也从嘈杂落得寂静,整个世界那一刻变得空灵。

红尘

“你可曾想我,哪怕一时也好,这样在某一瞬间,我们便互相念着对方。”

“净会说道,这一年,只是学了勾搭小女生的把戏么?”她拿食指在我的鬓角打了个圈。

“君心似我心,不负相思意。”

君心似我心

她的语速极慢,生怕我听不清,诉说着这一年来她在修仙界遇到的种种。

“你一个女孩子,独自在修仙界游历,是受苦了。”我搭着她的手。

“倒也不算,这里认识了不少朋友,只是太行有二山挡住了我们初级修仙者的步伐。”

“我来了,你便有我,我说过我会照顾你。”

“别再逗我。”

“怎是逗你。”

第二天,我们约定先就此分开,日后再见,她怕给我太多羁绊和负担,只是同我说,“你尽管往前。”

她又从背包取出几贴五品的丹药给我,我见她背包空空,便没有收,“你且留着,先辈留了本高阶的秘籍给我,我卖去,想必不缺盘缠,还能匀你些许。”

她不许,“先辈给的,怎么随便卖呢,你悟性极好,定要留着。”我只好收了。

我终是出发了,又回头望着她,她朝我摆了摆手,“去吧。”

就去了。

前些日子,我接了酒馆老板的委托,寻一个蔡家姑娘,听是被不远处的山贼掳走,我便先往那去。

不知道是谁给我的勇气,初出茅庐的修仙者就敢孤身一人前去山贼寨中。

所幸没什么事情发生。他们的二当家告诉我,老大见色起意,便带走了蔡家姑娘,后来被一路过的大侠所杀,此事也就了了。

继续往前,遇一老者与人争论,“你这么挖山,又有何用,第二天,又复原来的样子,是山神不许你挖。”

“什么山神,我想山精罢了,不然,怎么会堵住我们去处,让我们无法与外界联系。今日挖不成,明日我再来,子子孙孙无穷尽也。”

“再这样下去,怕是要触怒山神,到时你小命不保!”

老者不再听他说,趁着日落前最后一缕霞光,收拾他的工具回去了。

“敢问先生,这是愚村?”

“是啊,你也是新晋的修仙者么?只可惜太行二山挡道,近来的修仙者都被困于此,修为怠慢。”

“此事先生认为是山神所为?”

“我也不敢妄断什么山神山精,只是它只将被挖空的山复原一事,缺从不伤人。我觉得这不亦是在保护我们,毕竟外界强大的修仙者为资源大打出手的事情,先辈都见得不少。”

“却也在理,能否让小生去探个究竟?”

“去吧去吧!”他便指了个方向给我,“但是天色不早,不如先在此歇息吧。”

我便在愚村留了一晚。

晚间入梦,又现那个竹林老者。

“去天元山。”

“怎么去?天元山在哪?”

“向前去,我在那等你。”

惊醒,已是次日中午。

“小伙子你睡得可真沉。”智叟哈哈大笑,“饭好了,吃完午饭再走吧!”

我赶忙答谢,吃过午饭,往他指的方向去了。

终寻得一洞,我蹑着脚小心翼翼踏进去,但没什么用,洞中那怪物很警觉,一个横跳便来到我身旁。

那不是什么山神,是武罗!

已公开的武罗的资料

武罗

传闻中带有人类情感的精怪。

我不敢大意,灵气聚于掌心。

玄火术!

这是小时候在人家家里做工烧火时候用的,唯一能用的风灵根让这火勉强烧的更人家家里做工烧火时候用的,唯一能用的风灵根让这火勉强烧的更旺一点。

一发火焰打在武罗身上,却好似不痛不痒。

他起手一抓,便把我身上衣服撕了个大口,但是不伤皮肉,看来有意放我,我连忙逃了。

无脸回愚村,不见李婉淑了,想必她也出发了。

镇上不是那种大规模的热闹,我无心参与。我还有要事在身,到处打听哪里有售卖功法的地方,终于在破落的一角,寻得一处叫琅琊阁的地方,他只出三本书,一本是月命青涛掌,一本是真鸿风球术,荒磐穿心矛

已公开的功法

功法

“自打我太爷爷辈,到这寻仙法的修仙者那是一抓一大把,您哪,不知道是第几个咯?”那小贩好像司空见惯。

“哦?那这三本功法,是那些先辈所弃,遗剩的么?”

“那您可不能这么说。我家先辈,修为也曾突破那具灵期,留下的各本功法,都是赫赫有名的”,他掸着书上的灰,又说,“只是近些年的修仙者,要么没有风灵根的天赋,要么这悟性不足,实在学不成这三本功法。”

我一琢磨,觉得有戏,便擅自翻了几页,起手试了试。

灵力灌入奇经八脉,唤醒那沉睡的风灵根,衣襟被风吹的呼呼作响,又聚气于掌中,一泄而出,三个风团便把一颗老树吹的拦腰折断。

“成了?!”小贩大惊。“那钱你也得给啊,我可不做亏本的买卖。”

我摸了摸随身的荷包,空空如也。

小哥,你在这稍等我会,我去取钱。”我嘱咐他。

酒馆老板之前吩咐我寻蔡家姑娘的委托,多少些带着薪酬吧?

老板倒也豪气,给了我890的灵石。

“新入道的修仙小生,可得省着点花。”他还叮咛我。

我便去付了小贩的账。

另一个功法我还没试过,便寻了一处空地。

灵气贯满全身,以风灵根为引,爆!

周遭空气被四散的灵气炸裂开来,气温一下灼热了许多。

妙哉!

有此功法,何惧那武罗!

我在新达镇休息了一天,便赶忙寻去武罗的路了。

武罗见我回来,脸色也很微妙,似乎他没意料到,被他击退的小小人类中,也有敢回来的。

未完..